Search
  • kellylin38

擔心電玩耽誤孩子將來? 也許可以換個角度看


最近幾年孩子們迷上電玩,張阿妹常拿著手機說在蓋房子、設計客廳、修復壞掉的樓梯,還問我她房子蓋得漂不漂亮;張阿弟也迷上Minecraft遊戲,設計煙火秀、爆破場景、水下建築物等等,一樣也是蓋好一個物件,就興沖沖地跑來跟我分享他的作品。 圖/123RF


文/蘇韻玲


是的,這些遊戲中完成的成品,他們都視為自己的作品,完成後有高度的成就感,忍不住想和他人分享。


電玩和創作僅一線之隔


很多父母擔心孩子沉迷網路遊戲,我也是。但是當他們很開心地與我分享這些成品時,我試著用另一個角度來看待電玩。


如果張阿妹和張阿弟今天是用紙筆創作,手繪出這些作品,我還會擔心他們被耽誤了嗎?答案顯然是「不會」,我會認為他們正在創作。但當創作媒介變成電子產品、形式變成遊戲時,我卻落入「他們會沉溺於遊戲」的迷思中,忘了孩子們本質上是在創作,只是換了一個形式而已。


元宇宙帶來的啟示


也許我應該用更開放的心胸和眼界,重新看待數位創作這件事。


繼Facebook改名為Meta,宣示進入元宇宙領域之後,更多大型企業開始布局該領域。除了微軟、NVIDIA這些科技公司之外,連VISA、Nike都投入元宇宙領域。這是因為許多矽谷產業專家預言,元宇宙不僅可在遊戲娛樂產業上創造新的面貌,還可以在商務溝通、遠距醫療、IP創作等應用上大有可為。例如去年因為疫情的關係,台積電就透過AR技術,讓設備工程師可以在台灣遠距協助荷蘭廠房進行設備維修。


元宇宙的人才培養上,很多人將注意力放在程式開發領域上,但我認為,具有想像力及電玩操作經驗,且能整合生活經驗的虛擬世界設計師,一樣至關重要。


NTF給予遊戲不同定義


另外,最近數位貨幣圈正盛行NTF(非同質化代幣)議題,我對投資加密貨幣不熟也不感興趣,但這個市場正慢慢壯大卻是值得觀察的現象。


去年三月,Twitter執行長傑克‧多西(Jack Dorsey)就以NFT的形式,將自己在Twitter的第一則推文拍賣出去,成交價格近新台幣八千萬。看到這個新聞,我的疑惑是,「推文怎麼賣?」原來,就是因為NFT具有不可替代、不可直接交換,每枚貨幣皆不等值,且擁有獨一無二的識別代碼之特性,給了數位作品一個可識別的「身分」。


舉例來說,這世上有很多《蒙娜麗莎》仿作,但真正原創的《蒙娜麗莎》只有一幅,在實體的世界可以透過鑑定確認哪一幅是原創,而在虛擬的世界則可以透過NTF定義。因此有愈來愈多各類型的創作者,開始利用NTF銷售自己的數位作品,像是在遊戲中創作出來的虛寶、音樂、攝影作品等等。


未來所需人才和現在不同


仔細觀察這些發展趨勢就會發現,未來需要的人才已經跟我們這個世代不一樣了,若只用自己狹隘的眼光及有限的經驗,強加給孩子殊多限制,可能會限縮了他們的發展,也許,未來就因此少了一個元宇宙的偉大設計師。


那麼,難道就該放任孩子們毫無節制地玩電玩嗎?當然也不是,而是要讓孩子們做好時間分配,同時也要時時關心他們到底在玩些什麼遊戲,以及在虛擬世界的交友狀況。我想,給予適當的關心但不過多干涉,是所有父母都應學習拿捏的分寸。



文章出處:人間福報https://www.merit-times.com/NewsPage.aspx?unid=735199


15 views0 comments